书巢中文网

正在加载中...

愿执手共话桑麻

文 / 1289946297

一、缘起遇你正好年华

九月二十四日,是他初遇她的日子。

“又一载了,寒儿你可还在恨我。”在五年前的这个日子,圆月上仙留白因平定魔族叛乱有功被玉帝特赐一个月安闲假期,可四处游玩。

“留白哥哥,你去哪里?带上我好不好?”说话的是茉莉仙子雪纯。雪纯拉住他的衣袖,央求道。“纯儿。你当真要去?”他眼中淡淡笑意。“嗯!留白哥哥你同意带上我了?”雪纯迷蒙的双眸一眨一眨,甚是惹人怜爱。她眼中的这个男子,长泡飘飘,眼中若隐若现的温柔,让她感觉是那样俊朗。“好,”他说,“我要去人间。”

不愧是人间,大街小巷的叫卖声此起彼伏。摊上的东西多种多样。“留白哥哥,你看这个玉簪真好看,”“快看!那里在表演杂耍。快走快走,我们去看。”被雪纯拉着快步走向杂耍的地方,留白无语地摇了摇头。“啊!”因快步疾走而不慎撞到一名女子的留白在反应过来后,急忙问眼前这个女子,“姑娘,你没事吧?”“嗯,没事,谢谢。”正忙着躲避家丁找寻的轻寒轻轻摇了一下头,抬头,视线正对上望向她的留白。

轻寒不禁一怔,这男子长的。。不觉脸有些微红。眨着俏丽的大眼睛说“公子,抱歉,不小心撞到了您。”初到凡间的留白,呆住了,痴痴地看着轻寒。只见轻寒穿着淡紫纱衣,一双美目正一眨一眨。微红的双颊衬得她五官更加精致。

“公子。。”轻寒被留白看得不好意思起来。留白才反应过来,“对不起。。”一旁的雪纯看不下去了:“姑娘对不起,我是雪纯,他是留白。请问姑娘是?”轻寒莞尔一笑:“拙名轻寒。”突然间轻寒意识到了什么,赶紧说“雪纯,留白,今日得与两位相识,实在有幸。但我现在有些不便,先走一步。”说完微微作揖。紫光闪过,便不见人影。留白一惊,莫非。。

夜里,留白躺在客栈的床上,一直在想今天让他念念不忘的女子------轻寒。正入迷,突然门被推开,雪纯走进来笑着说:“留白哥哥,我可见你自轻寒姑娘走了之后就一直心不在焉的,如实招来,是不是喜欢上人家了?”留白一怔,脸突然红了,暗想:这,就是所谓的一见钟情吗?

二、再遇倾心

过了数日,留白带着雪纯去拜访师父的同门师弟,当日师父福缘积满,成仙而去,而他师弟选择了留在人间。现在,他师叔在都城可是有头有脸的大人物,有谁人不知,慕容家的武功和美酒并称天下双绝。而且,慕容家大小姐弹琴,一曲终了满城醉!

进了慕容府,待等家仆向老爷通报来人是谁,得知后迎进大堂,慕容老爷正坐于中间。“小辈留白,雪纯见过师叔。”“好好好,起来起来。”慕容老爷将留白和雪纯扶起来。简单聊了几句之后,便问:“贤侄,何不我们来比试比试,看我这把老骨头还能不能打得过你这圆月上仙!”

。。。。。一番打斗过后,两人皆筋疲力尽倒在椅上,“哈哈哈,这回打得痛快!”“没想到多年以后,师叔的法力仍是不退啊!”“留白贤侄,我们来喝酒,叫我女儿弹琴助兴如何?”“乃是恭敬不如从命。”“来人,把小姐叫过来。”“是。”

留白与慕容枫(就是上文所提慕容老爷。)喝酒谈笑间,忽然一阵微风袭来,丝丝清甜。慕容枫一笑:“可是寒儿来了?”就听一清脆如银铃般声音答道:“嗯。”一阵琴声响起,花草树木皆为之静止,仿佛置身于战场,好像四周有兵将向自己冲来,旋律加快,情绪也跟着紧张了起来!突然慢下去,戛然而止,仿佛在一片宁静的荒野。“好!”留白不禁为之叫好“小姐这一曲《十面埋伏》可谓之精彩、灵动、真实!”

慕容枫向小姐招手:“过来寒儿,这是我师兄的徒弟留白上仙。”轻寒一惊,轻轻将面纱拿去:“是你啊!”一声轻叹,叹得谁都没听见,除了雪纯。“来来来,留白贤侄,这是小女慕容轻寒。”“你好。”留白羞涩地问好。“嗯。”

随后,留白在慕容府小住了几日。在这几日,雪纯与轻寒成了无话不谈的好朋友。“轻寒,你是不是喜欢留白哥哥啊?我可以撮合你们的哦!”一日晚上,雪纯在榻上这样问轻寒。轻寒眼中闪过一丝落寞:“喜欢又能如何,不瞒你,这几日爹爹一直逼我嫁人,上次撞到你们,就是我要逃避回府应付媒婆。”“呵呵,我可以帮你们的。”天真烂漫的雪纯一边玩弄着轻寒的如瀑青丝,一边说着。

一天,雪纯邀留白和轻寒一同上得月落山,正逢桃花开了,满山皆是粉雪飘落的场景,“我看啊,这山干脆别叫月落山,改名叫桃山好了。”雪纯笑嘻嘻得说道。“好漂亮!”轻寒站在一棵桃树下抚摸着桃花,不觉有几片桃花掉在青丝上,更加明媚动人。留白不禁想起唐朝人崔护作的一首诗:“去年今日此门中,人面桃花相映红。”当时他还不解。现在,眼前人也让他有这种感觉。

雪纯看准时机,把他们俩拉到许愿树下,“我去买点吃的,站这里等我啊。”走时还特地碰了一下留白。

留白看着轻寒:“轻寒,我,我喜欢。。。。。”还没等他说完,轻寒轻轻捂住了他的嘴:“有些话,不必说出来。”偷偷站在不远处看的雪纯,心中突然一酸,她拍着自己,“雪纯,你这是怎么回事呢?”

三、【一负】我数321,出现了就原谅你

那日过后,留白和轻寒成了恋人,每天执对方的手看日出看日落。“轻寒,你愿不愿意一直和我这样执子之手,与子偕老,与我共话桑麻?”“我自然是愿意的。”以后的他们,多么希望时间就停留在这一刻。

“哎呀,好痛。”马虎的轻寒绣花的时候一直想着留白,想着想着就不小心戳到了自己。“哎呀你也真是的,怎么这么不小心啊,你受伤了,我会心疼的。”留白心疼地抚摸着轻寒包扎后的鼓鼓的手指。轻寒望着留白,看他眼中流露出的疼惜和温柔,轻寒不禁甜甜地笑了:“留白,我以后会小心的。因为舍不得你心疼。”留白把轻寒的肩一揽,两人甜蜜地依偎在一起,看着落下的飞花残叶。

那日,他与她约定好,与她爹一同登月落山之时,向她提亲。(忘介绍了,轻寒是修仙者,天界允许修仙者与上仙成婚。)

他信心满满地前去,心里想着:寒儿,我们马上就能成亲了!

可事与愿违,在前去的路上,留白和雪纯突然接到天界的急召,说是魔族余党再次进攻,已攻溃三座天门,而他又是最得力的干将。。。。。为什么为什么,为什么偏偏是这个时候,寒儿。。。。。不能再迟会儿吗,不能再迟会而吗!!他仰天长啸,跪倒在地,雪纯扶住他,用雪纯之前送轻寒的项链告诉她,留白去不了了。可是,只是有丫环在小姐的房中,看见雪纯小姐送给轻寒小姐的手链在发亮。丫环很疑问,一边走出小姐的房间一边嘀咕道:“小姐怎么今日去月落山没有戴着项链呢,她平时最喜欢了,天天都要戴着呀?”雪纯传完消息之后,和留白一起回到了天庭。

太阳快要落山了,大家都回去了,只有轻寒还坚持地站在他和她山盟海誓的地方------许愿树下。她傻傻地站在那里。手里拿着他送她的玉佩,对自己说:“再等一会,留白马上就要来了。”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,轻寒一边流泪一边说:“留白你快出现,我数3,2,1,出现了就原谅你。。。。。

他,还是没有出现。

随身的丫环把她带回了府中。

此后,传来消息,慕容家的小姐大病。

四、【绝尘】魔王的真心

不愧是圆月上仙,留白上阵讨伐之后。不日,那魔族余党便不见踪影,跟随其一同出征的雪纯,也得到玉帝抬爱,认为干女儿。昔日的茉莉仙子现在的雪纯公主,用一只手撑着下巴,目不转睛地盯着留白。“怎么了,又在想她啊?”“知道还问,那日我不说一声就走,她也不知道有没有在怨我,恨我。也不知道她现在怎么样?过的好不好?只无奈我身为圆月上仙,必须要坚守天界,不然,现在就可以见到寒儿。。。”留白道。“你呀,对轻寒这么痴情,也不知道她是不是也这样待你,上回我听她说,她突然撞到我们,就是因为要逃避回府应付媒婆,现在已过了有些天了,不知道她是不是还。。。。。”,雪纯一捂嘴,“我好像,说的有点多了。”留白假装漫不经心地听着,淡淡道:“没事。”心里却想着:寒儿,你还在等我吗?你是不是还。。。。

人间,自慕容大小姐病好后,正式宣布自己已经成为一个修仙者,修仙者修炼到一定程度后便不易受伤,不老去。(当然轻寒已经到了这种境界)人们对这种境界的修仙者,敬之而又怕之。因如此,原来求婚者门庭若市的慕容府一下子变得冷清,只有偶尔有几个对轻寒用情至深的公子上门求亲,然,结果是一样的。

魔界,魔界至尊绝尘正为魔兵失败而苦恼,突然他身边的军师对他耳语了一句上门。他突然一拍桌子:“对呀,军师你说的没错,我们只要把那留白在人间的相好抓过来,就不怕他不来救,到时候。。。。。”说罢,绝尘脸上浮现出一丝不易察觉的冷笑。

几日之后,轻寒在上街购买衣物的时候,看到了几个身上隐隐露出魔气的人向她走来,轻寒灵机一动,走着走着突然一拐。跟在她身后的魔族们一愣,看着两个分岔路口不知所措。轻寒一阵冷笑:就那么执着小角色,也想抓我?便靠在墙上听他们讲话,“这回把那女人跟丢了,这可怎么向主人交代?”“是呀,那女的可是主人要拿来对付那个留白的呀。。。。”突然,轻寒不慎被悄悄向她走来的魔族打晕,不省人事。“好了,一群废物。走吧”一转身,就飞回魔界。

魔王殿上,魔王发愁地看着眼前这个女子,心想:我该如何不动声色引留白一人独身前来呢?正想着,将罩在轻寒头上的黑布一揭,这一揭,就怔住了,这不是恩人吗?如今也出落地如此如花似月了?

原来几年前,绝尘尚有勇无谋,独自前往天庭挑战,结果身负重伤又被天兵天将追捕,无奈只好在月落山的一小山洞里躲避,正好碰见第一次来月落山迷路的轻寒。“大哥哥,你没事吧流了这么多血!”轻寒见他失血过多,急忙撕下纱衣袖口,又找了些草药帮他止血。绝尘渐渐从昏迷中醒来,一醒来就看见一个水灵灵的女孩站在旁边,“你还好吧?”冲着刚醒过来的他嫣然一笑,无邪的笑容是那样纯净,清澈的眸子清楚地印出他的模样。他的心猛然动了一下。“没事没事,是你救了我吗?”“哦,我不小心迷路了就看见你满身是血的躺在这里,就帮你止了血。呀!时间不早了,我该回家了,再见。好好休息。”“姑娘你名唤?”“我叫轻寒。”轻寒回头冲他一笑便跑走了。

恍惚从回忆中醒来,原来这名女子就是轻寒,那个让自己心心念念的姑娘。轻寒醒来,看见眼前的绝尘大吃一惊“大哥哥?”轻寒惊叫道“这里是哪里?大哥哥你是谁?”绝尘背手而立:“这里是魔王殿,而我,是魔王绝尘。”

轻寒大吃一惊,心想:这是怎么回事?想走也走不了,打不过啊。“轻寒,”绝尘突然靠上来,“嫁给我好不好?”“什么?!”轻寒猛地一惊,“我。。你。。。“轻寒,自从上次你把我救醒,我便爱上了你,如今,我终于找到了你,嫁给我好不好?”“绝尘,我已经有了喜欢的人,我不能嫁给你。”“什么!!”绝尘那张英气的脸一再逼近“不要再多说了,你好生休息,两天后给我答复。”一甩手就走了,留给轻寒一个迷茫的背影。。。。。

五、【再负】对不起,我好像爱上了你

一醒来就被求婚,轻寒到现在还是云里雾里的,已经过了一天,明天就要告诉绝尘答案了,怎么办,留白,我不要嫁。可是好像由不得我选择,绝尘已经备好嫁衣,说要到我和他第一次相遇的月落山举行婚礼。可是要打也打不过,逃也逃不走,他派了十个丫环和五十个魔兵守在殿外,说是保护我安全,可是呢。。。。。。轻寒无力茫然的想着,却无意间听到丫环们在门外轻语:“你知道吗,听说这回魔王的婚礼也要邀请一个叫留白的神仙来参加,哦,对了,好像那个留白还要带他的未婚妻雪纯公主来耶!”“哦!是吗。。。。。。”

其他的,轻寒什么也听不见了,“那个留白还要带未婚妻雪纯来参加”她的世界天旋地转,两行清泪从眼中流出,“留白,原来你早已与雪纯有了婚约!不,我不相信,这一定是绝尘想要我彻底死心才这么说的。”直到她亲眼看见了留白和雪纯婚礼的请帖,那个大大的“囍”字是那么刺眼。。。。。。

天界,留白正气不打一处来,不知为什么天帝突然下旨赐婚他与公主雪纯,而自己又收到了魔王与寒儿的喜帖,心里又气又急,跟天帝请求退回旨意,又被拒绝:喜帖已经发出去了,你莫不是嫌弃雪纯不成?哎呀,这又让留白无话可说。留白心想:轻寒不会背叛我的,我一定要和她联系上!

万般辗转,留白终于以雪纯送给轻寒的项链和轻寒联系上。“留白,你可是。。。”“寒儿,我没有!我只爱你一个人。我与雪纯之事,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。你要等我,等我把事情弄清楚。要相信我,我永远只爱你一个人。”“既然如此,你可愿在婚礼当日,来到月落山与我逃走放弃你那高高在上的上仙,与我携手共话桑麻,共赏日月沉浮?”“好,轻寒,我这次不会再弃你一人!”

婚礼当日,轻寒施计将给所有人迷昏,又施法将他们送回魔王殿并布下牢笼。来到许愿树下,这个他和她定下终身而今日是他们会合的地方。

天界,留白正要出发往月落山而去,突然全身一软,瘫倒在地上,迷惑不解地望着说要帮他挡住追兵的雪纯,雪纯冲上去,抱住留白,喃喃道:“对不起,对不起。。。。。。”“婚礼的事是不是也是你。。。。。。”没错,是那天雪纯向天帝求请赐婚,也是雪唯一知晓此事的雪纯对他下了药,是他浑身酸软。

“对不起,留白哥哥,我不该这样拆散你和轻寒,甚至我没有资格这样做,因为是我把你们两个撮合在一起的。但是,。。。。。。我,我好像,爱上了你。”

面对着留白诧异+愤怒的眼神,泪流满面的雪纯只能重复着说对不起。雪纯捧着留白的脸,哭着说:“现在已经这样了,轻寒也不会再原谅你,留白哥哥,你真的一点都不喜欢雪纯吗?”雪纯将自己的唇吻上他的脸。。。。。。

月落山,轻寒站在许愿树下等了很久,像上一次那样。“留白,你怎么还不来,明明已经答应了我!”轻寒拿出项链,欲与留白联系,却听到了这样一场对话:

“留白哥哥,你真的一点都不喜欢雪纯吗?”

“不是,没有,雪纯你很好,但。。。。。。”

“留白哥哥,你还是喜欢雪纯的对不对,反正都已经这样,轻寒她也。。。,和雪纯在一起好不好?”

“唉,。。。”

“不要再说了,现在你已经走不了了。。。。。。。答应我吧。”

。。。。。。

“扑通”的一声,轻寒瘫坐在地上。抱着双膝哭了起来,“呜呜,留白,你怎可又负我,又负我!你为什么要这样伤我,为什么!!!”“留白,我知道你只是开玩笑的,你是在和寒儿玩的对不对?我们不要再玩了,好不好?你最爱的寒儿数321,你就出现好不好?你就出现好不好?。。。。。。”

“你为什么还不来!!!!!!”

这一喊,天地为之失色。“你多次负我,可我,为什么,还爱你。”

六、【纠缠】谢谢你和对不起

魔界,绝尘醒后,发现自己被困在牢笼里,大发雷霆,“轻寒,轻寒你在哪!!”“魔王魔王,您冷静一下,想找轻寒小姐也得先出了这牢笼啊。”绝尘听后,静下心来,施法破了这牢笼。他法术本就在轻寒之上,破了这牢笼虽不易,但也不在话下。“来人啊,给我把轻寒找回来!”

魔兵很快就在月落山的许愿树下找到了已经哭晕的轻寒。当魔兵把轻寒抱回去的时候,绝尘心疼地从魔兵手里接过轻寒,看着轻寒已经哭肿的大眼睛,绝尘不由得心里一酸:寒儿,你就如此爱他吗,爱到可以让你自己放弃这么多这么多,爱到可以让自己受伤是吗?被你这样爱着,一定很幸福。留白,你既然如此不懂得珍惜,那我就一定要用自己的真心感动寒儿,她和我在一起,一定会很幸福的。

轻寒醒来,揉揉酸酸的眼睛,呆呆地看着眼前的魔王殿,“这里是哪里啊?”一时没有反应过来的轻寒淡淡地问。“这里是魔王殿。”旁边的绝尘也淡淡答。“哦。”“什么!!!这里是魔王殿哦!”突然反应过来的轻寒吓了一跳,“我不是在。。。怎么会在这里啊,这怎么回事?”哎呀,轻寒突然想到自己好像是偷跑出去的。没理由这么理直气壮的样子。绝尘看着由急急的样子转变成沉思的样子的轻寒,眼里满满的温柔和疼爱。心想:这丫头,真是可爱。

轻寒突然反应过来,刚才是坐在她旁边的绝尘在跟她说话,猛地一抬头,刚好看见绝尘,吓了一跳,“绝尘,我那么对你,你不生气吧?”“不生气,怎么可能呢,在新婚当天被新娘弄晕,新娘还跑了,那是多伤颜面的事情啊。不过嘛。。。”“不过什么?”轻寒萌萌哒的问。“我要你。”绝尘靠上来。“等一下,淡定,淡定啊绝尘。”轻寒作施法状,绝尘靠在桌子上,用一只手撑着脸“你要对我施法?来呀。”说着闭上眼。心里想:寒儿不会的。轻寒见他真的让自己施法,便对他施了一个定身术。一溜烟跑了。

绝尘刚想动,突然发现自己动不了,也说不出话。一愣,这丫头还真对我施法了啊!

这边,轻寒刚跑出魔界,就急急忙忙施法回到人间,结果刚好撞上出来找她的绝尘,心想:不好了,又被找到了。“寒儿,跟我回去。”“不,绝尘,我不会跟你回去。原谅我,绝尘。我知道你对我很好,谢谢你,这些日子你照顾我。但是,对不起,我真的不喜欢你。我喜欢的。一直都是留白,这不会变,永远不会。所以,再见。”

说完,轻寒淡淡一笑,向绝尘挥了挥手。即消失。

绝尘呆呆地看着轻寒的背影,暗想:你如此拒绝我,一定是因为我没有留白强,我绝尘一定会努力修炼,成为最厉害的人,寒儿,你等我。

七、【缘灭】这是劫,注定爱你的劫

从此以后,轻寒专心修炼法术,只为成仙。能够问得他为何负她,问她当初的山盟海誓可还有效?还是那只是年少轻狂许下的玩笑?

皇天不负有心人,轻寒果真是天赋异常,再加上后天修炼,只修炼了短短三载,便以具备成仙的条件。

可是,但凡凡夫俗子想要成仙,必要经历天劫,脱胎换骨之后才能成仙,许多修仙者就是因为承受不住此天劫而丧生。成,则成为高高在上的仙;敗,则成为被天雷劈死的孤魂野鬼。荣辱皆在一瞬间。

所谓天劫,是要经过观音抽打十鞭脱去人的浊气,再紧接着受三道天雷劈顶。这期间过程,只能由这位修仙者来承受,若有硬要插手者,便要额外再经受三道天雷。虽如此,还要看这个修仙者的运气才是。

终于等到了这一天!轻寒慢步走到一片空旷的平原,来迎接来自命运的挑战。

开始了,轻寒淡淡地从怀里拿出她爹给她的定魂香点上,有此香保着,用此香的修仙者必定能扛住天劫,羽化成仙。轻寒心想:此事我没告诉除爹以外的人,应该不会有人来打扰。是的,在用此香时,若有人硬要插手,那么这个人就要被修罗刺上一记夺魂剑,中此剑的人必死无疑,无论神魔。

“啊!”“啊!!”挨完观音的十鞭,轻寒的法力已用去大半,幸好她内力深厚和这定魂香,她一定能成仙。轻寒暗笑。调好内力,准备迎接最后一关-------天雷。

正在喝茶的留白,突然感觉心很痛很痛,他一惊?:莫非是寒儿出了什么问题?!他又掐指一算,算出今日有一个修仙者在渡劫。突然冷汗直流。施法往轻寒所在地而去。寒儿,你不要出事!我不准你出事!

正准备接天雷的轻寒,忽然看见一袭白衣正向这边飞来,难道是?没错,他就是留白!1她感到失而复得的欢喜,却又突然想起定魂香的副作用,连忙施法,想阻止留白进到阵来,而是为时已晚,天雷已向那边劈去。。。。。。

等他经完这三重天雷,也已受伤。与此同时,轻寒也经完了这三重天雷,可以成仙了。轻寒想着,留白我们马上可以长相厮守,完成诺言了。她筋疲力尽,刚想倒下去,望向留白的方向却突然看见一柄乌金剑向留白刺来!那是修罗剑!!“不!”轻寒没有多想,飞身扑向留白,一把抱住,猛地转身,修罗剑刺入她的身体,溅出美艳绝伦的血花。

留白不可置信地看着怀中的轻寒:“寒儿,寒儿你不会死的!”说着就要把自己的真气输入轻寒体内,被轻寒止住了,“留白,刚才看见你出现,我真的很高兴,原来我一直都没有失去你,咳咳。。。我知道这个已经足够了。我真的很高兴。”“不,不。。。。。。”留白抚着轻寒凄雅清秀的面容,“寒儿,如果你不救我,你就会是万人敬仰的紫熏仙子。。。。。。”“别怕寒儿,劫已经度完了,我带你回家。留白带寒儿回家。上天啊!你为什么要这么对我们!”

轻寒用仅剩的力气抚着他的手,轻道:“留白,天劫度完了,可有个劫,我愿意永远在里面。这个劫,是注定爱你的劫。你问我为什么放弃那唾手可得的荣耀,那是因为,如果没有你,一切都没有意义了啊,傻瓜。”

八,尾声

轻寒死后,世间再不见那闻名于世的圆月上仙。传闻有人在桃花盛开的时候,曾看见他站在月落山的山顶,长袍飘飘,不胜俊朗。好像嘴唇在一张一合。

只是那个人没听到,他在说:

“寒儿,永愿执手,共话桑麻。”



还可输入300
  • 发表评论
    • 作品编号:41108
    • 作品类别:短篇 -> 小说
    • 发表时间:2015/9/12 10:32:07
    • 总点击数:371
    • 日点击数:1
    • 收藏数(0)
    • 评论数(0)
    • 分享到:

    作者简介

    作者笔名:1289946297
    这家伙很懒,什么也没留下...

    编辑推荐作品

    小说最新作品

    小说月点击排行

    图书信息 | 关于我们 | 设为主页 | 收藏本站 | 广告合作 | 联系我们 | 友情链接 | Map | 帮 助
    本站所收录作品、社区话题、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,与本站立场无关。
    本站所有的作品,图书,资料大多来源于网络,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,请与本站联系,本站将立刻删除(申请撤文)。
    Copyright © 2014 BookNest.Net All Rights Reserved
    版权所有 Www.BookNest.net 书巢中文网 粤ICP备11004718号-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