书巢中文网

正在加载中...

母女同夫

文 / 神州缘

人生之路,心正则长,心偏则短。

偷生之路,暗无天日,生不如死。

迷途之路,知悔能返,心宽路宽。

不归之路,天理难容,报应不爽。

富贵虚华只一时,切莫贪恋;善恶累世报因果,不可不鉴。

——题记


一、爸爸心碎了

周日,爸爸外出未归。我做好中饭,顺手拿过一本浪漫校园小说:《我拉着王子的手》,躺在沙发上看,一会儿看得心旌荡漾,入了迷。此时门铃响了,我的眼球,被书上热恋的情景牢牢地吸住,只是顺口回了一句话:

“没看见门开着吗?正等你呢。”说话时我的眼睛仍然没离开书。突然,有人按住书本,死死地盖住我的眼睛,并趴在了我肚子上,同时用一只手抓揉我过高凸起的****。平日家里很少有人来,这个钟点只有爸爸回家,我不高兴地说:

“爸,别这样,哪有跟女儿这样闹的呀。”

“谁说没有?我就要跟你这么闹。”是同学小郭的声音。

“你个死小郭,你来干什么?快起来,我爸爸马上回家了。”

“不!我想要你。”

“等有机会……”话没说完,听到有人推开了虚掩着的门。

这时,小郭从我身上一骨碌爬了起来。我急忙睁眼一看,面前站着爸爸,他的脸涨得发了紫,眼睛喷着火焰,我的心咚咚咚的跳,遭了!

被爸爸逮了个现场,他恨得咬牙切齿。自达我上初中开始,也是我情窦初开的季节,爸爸就告诫我说,什么过错他都可以饶恕,唯独难以饶恕不守妇道的坏女人。那时我并不太懂什么样的女人算是坏女人,他说,只要你明白男女有别的道理,专心读书就是好学生,就是爸爸的好女儿,长大才能做个好女人。

难道说,我现在成了坏女人了吗?

我的眼睛,与爸爸的双眸对峙了半秒钟不到,感觉整个心身被他的怒火烧焦。只见他一把抓过小郭,把蒲扇大的手掌抡圆了,一巴掌搧在小郭肉嘟嘟的脸上,跟着一个仰八叉,嗑得地板咕咚一声闷响。小郭算是机灵,捂着红肿的脸爬起来夺门而逃,只恨爹娘少给他长了几条腿。

小郭跑了,我惨了。先被爸爸像提小鸡一样揪起来,左右开弓搧了俩嘴巴,我的嘴角、鼻子争相流红,一张粉嫩嫩的脸蛋,就像在秋后熟透的柿子上,又挂上了几根红彩条。这还不算,他拿过搓衣板让我跪在上面,接受审问:

“你跟那坏小子都做了什么?”

“没、没做什么,只是、只是……”

“我警告过你多少次了,离那个富家子弟远点,你看他那德性像个好人吗?你为什么当成耳边风?最好不要狡辩,说实话吧,免的皮肉之苦。”

“爸,你饶了我吧,我就跟他发生过一次,是他逼我的,他说将来娶我做老婆,我就依了他,再也不敢了。”

“你已经成了坏女人,明白吗?你让我如何饶恕你!”爸爸说这句话时,脸上挂着绝望的神色,面部肌痛苦的抽搐着,他气得差点晕倒,我看着爸爸趔趔趄趄回到卧室。一会,听到他沉痛悲伤的抽泣声。至此,我真正懂了那句诗歌的意义:“男儿有泪不轻弹,只因未到伤心处。”

我心里一阵难受。爸爸是这个世界上唯一最爱我痛我的人,我不能没有他。我挣扎着从搓板上爬起,疯了似的奔向爸爸房间,我抱着他的双腿,哭着向他忏悔。冷不防,爸爸抽出一条腿,抬脚蹬了我一下,我瘫坐在了地上。长到十七岁,今天是第一次挨了爸爸打,也是第一次看到爸爸对我发这么大的脾气,他恨恨的说:

“我辛辛苦苦养了你这么大,没想到你遗传那个骚货的基因,比她更不要脸,就这么十几岁一个女孩子,竟敢在家里做那种见不得人的事,门都不关,已经到了没廉耻的地步!”

“爸,不是你想的那样,你让我解释好吗?”

“滚!快给我滚!滚的越远越好,我没你这样的女儿!”爸爸吼完,急剧的咳嗽,一个铁塔式的硬汉子,气的吐了血。我心疼的给他捶背,他厌恶的推开我。

爸爸是个正直善朴的好男人,只是过于倔强了些,只要他讨厌的,很难使他回头。我知道,我不干净了,她以后不会再爱我了,我已经是他眼里的坏女人,他最恨坏女人,我在他面前已经是多余的,无奈,我只得选择了消失。


二、离家辍学

就在那天傍黑,我带上了几件衣服,仍然带着我的书包,拿着平日积攒的一点零花钱,计划离开爸爸。临出门前,心如刀绞,我不舍得离开爸爸呀,抱着一线被饶恕的希望,走到爸爸卧室门口跪下,重重地给他磕了三个响头,我故意把头嗑在地板上,头都磕出了血,我想用磕头的声响惊动他,惊动他那颗痛爱我的心,我希望他听到声响出来拦住我。

亲爱的爸爸,你辛辛苦苦一个人照顾了我八年,在你的慈爱下,我长成一个亭亭玉立的少女,你为了我不受委屈,亲友给你介绍对象,你总是推辞说等孩子长大再说,诚愿独身鳏居。你把一切都化成了爱,你把这神圣无私的爱全都给了我。女儿一时糊涂,做了错事,难道你就不能原谅一次吗?我不想做坏女人,你忍心让我一失足成千古恨吗?爸爸,你看我一眼吧!

爸爸没理我,我知道他没睡,我知道他听见我在哭泣。

就这样,我心里滴着血,依依不舍的离开了唯一关爱我的亲人,我的好爸爸。


三、恋人只为骗色

曾经向我山梦海誓的小郭,是我最后的依赖。他到小旅馆找到了我,见面后,关心的话没说一句,像饿狼叼小羊一样扑向我,把我按在床上尽情的蹂躏,他的兽性发泄完了,惬意的淫笑着。我的心像裂开一样,却装着笑脸迎合着他,梦想他能助我上学,梦想将来嫁给这个富家子弟,今生也算有一个美好的归宿,我流着泪说:

“郭,我现在的处境,都拜你所赐,如果你不管我,我只有死路一条。”

“怎么会呢,只是现在高中没读完,我还要读大学,等毕业后接替爸爸的职位,我当了老板以后,一定娶你,你耐心的等着我好吗?”

“可我目前怎么办呀?我想继续读书。”

“继续读书?哈哈,别急吗,容我想想办法吧。”说完,丢下二百元钱,扬长而去。

我住在旅馆里度日如年。我曾设想着爸爸已经后悔,已经在到处找我,我故意在爸爸上班的路上,在家门前的摊档周围晃来晃去,试图遇到着急找我的爸爸,可是,一直没有爸爸的影子,我想回家,就是鼓不起勇气。

身上的钱花光了,我打电话找小郭,他竟然关机。后来接到他一条短信:

“小何,最近我不方便跟你联系,你可以打工养活自己吗!”

“流氓、骗子!”我狠狠的骂了一顿,然后我哭,整整哭了一天一夜,眼泪哭干了。

我怎么活下去呀?我恨透了自己,我想过死。

继续读书的希望彻底破灭了。我真不舍得离开可爱的学校,可爱的老师,可爱的同学,更不舍得破灭梦寐以求的大学梦,真的不舍得!然而,这一切都划上了句号。

我的雨季人生出现塌方,断路了。


四、遇上“善人”

已经五顿没吃饭,饿的我眼冒金星,站都站不稳。小旅店旁边有家餐厅,看着鸡鸭鱼肉干咽唾沫,顾不得多想,向服务员点了近百元的饭菜,狼吞虎咽的搓了一顿,直至打饱嗝才停下。在这个金钱社会,没钱寸步难行,我坐在那呆呆的发愁,服务员过来结账,见我拿不出钱,报告了老板。

老板是个四十多岁的中年妇女,挺着个大肚子朝我走来,我抬头一看,妈呀!只见这女人,比小说里描写的母夜叉还吓人。一张大饼子脸上,鼻梁塌陷,眼球高出眼眶一寸不到,五分有余,嘴巴下分层次的迭着一堆肥肉,把一双比熊掌还厚实的手拍了一下桌子,震得碗筷跳起半尺高,手指还差半分没戳到我鼻尖上,直把我吓得有些失禁。她扯开嗓门子嚷开了:

“你个乳臭未干的黄毛丫头,还想吃霸王餐?你也不打听打听,这家餐厅是谁开的,敢在老娘面前放横,凭什么?凭你的小脸蛋长得俊是咋地?可惜你找错了人,老娘也是个母的,不稀罕小母‘鸡’,只喜欢钱。没钱不是吗?到后面给我打三天工就放你走。”

我还没来得及张口,坐在我旁边一位中年男士说话了:

“老板,这小姑娘的饭费由我来付。”

“哎呦,可真看不出,这年头还有活雷锋唻。那行,你就替这个小美人交了吧,哈哈哈。”

那男士付过饭费,示意我跟他一起出去,在餐厅门口一辆黑色小汽车前停住了,他说:

“姑娘,我看得出,你目前遇到了困难,我可以帮你。”

“我们萍水相逢,你为什么要帮我呀?”

“因为我在慈善机构工作,我的责任就是帮助那些该帮助的人渡过难关。”听他这么一说,我高兴死了,真是绝处逢生。我编了句谎话,我说是出来打工的,工作还没找到,身上带的钱花光了。他接下来说:

“你今天遇到我,算你遇到贵人了,你就要转好运了,我们董事长正需要一个像你这么大的女孩做办公室文员,你如果愿意,马上上车跟我走吧。”我不懂文员是做什么的,也没必要问,只要有份工作有口饭吃就行。

不知怎么,坐在那个男士的车上,心里有种忐忑不安的感觉,他的笑意那么阴淫,乜斜着流里流气的眼睛,在我脸上、胸上刷来刷去,他对我说:“董事长见到你一定会中意的不得了。”


五、被逼做二奶

大约五个多小时的路程,去了一个陌生的地方,这里显示着一个大城市风貌。那人开着车穿过市中心,好像驶进郊外一个小树林里,这时,夜幕已经降临,四周漆黑。小车在一幢有围墙的小楼门前停下。男士走向前按了一下可视门铃,惹得院内一只狗狂吠。一会门开了,一个看上去像聋哑人的老太太,开门后闪到一边去了。

进了小楼大厅,走出来一个胖乎乎的老头,他的举止很有绅士风范,招呼我俩坐下。老头先看了我一眼,乐的合不拢嘴,只听他连声赞叹,好、好呀!然后把那个男士拉在一边,我看到老头把很厚一沓钱递到男士手里,还夸了他一句。那人接过钱说了声谢谢,然后把脸转向我,诡异的笑了一下,乐呵呵的走了。

屋里只有老头和我。只见他在茶几旁边动了一下按钮,先前开门那个老太太再次出现,只听老头吩咐说:

“李姐,你把我要你准备的菜肴端上来吧。”

即刻满座子山珍海味上来了,一切安排妥当,那个老太太又无声无息的隐去了。

老头乐的手有些发抖,我不明白他的激情来自何事,声腔都有些颤巍巍。他启开了一瓶昂贵的路易十三人头马,先给我斟了一杯,我不喝酒,他给我拿来一瓶鲜橙汁,看样子是事先就备好了的。我饿了,守着这么多好东西不吃白不吃,不管三七二十一,边吃边喝,喝着吃着,我感觉心跳突然加速,脸发烧,身燥热,竟然产生了性的****,身体里痒痒的,我极力克制,总是难耐。我渴求的望着老头,老头色迷迷两只眼睛,早已火辣辣等待着我自投罗网,我被他抱上了一张豪华的大床,任凭他行云布雨,百般蹂躏。

天亮了,我看到了面前的一切都是那么陌生。这是一场大梦,眼前发生的全是在梦境里,我希望只是个梦。

小楼院墙很高,院内还养着一条价值万金的藏獒,十分凶猛的样子,即使一个会武功的人也难逃得出去。我只能像蜗牛一样在室内活动,那个老太太像幽灵,除了送饭我吃,很少靠近我,就像怕沾上瘟疫一样躲着我。眼前的处境跟犯人没多大区别,不同的是,住的富丽堂皇,吃的山珍海味,穿的时装名牌,我像个饭桶衣架,更像个泄欲工具。我明白了,这就叫金屋藏娇。但是,做情人做二奶也是应该有感情基础,最起码是自愿,可我是被骗来的,是被强迫的,我怎么可能甘心与一个爷爷辈的老头,进行灵肉交融呢?我哭,我喊,我闹都无济于事,这里本来于世隔绝,门窗又是十分隔音,任何声息都传不出去。

后来,我跟老太太有些熟了,我喊她李妈,虽然他是聋哑人,她什么都听得懂。慢慢的,我感觉李妈非常可亲,我向她哭诉了我的身世和不幸遭遇,老太太听后流泪了。我知道了她能听懂,就天天跟她说话,把我的心里话都告诉了她。

突然有一天,她说话了,原来他不是哑巴,也不聋,并且她是个很精明,很有正义感的好人。她是董事长结发妻子的表姐,姓李,一个孤寡老人,多年来一直在董事长家陪着夫人,姐妹俩形影不离。董事长夫人过世后,她突然得了一场奇怪的病,病好后就成了聋哑人。被安排在这与藏獒做伴,看管这栋小楼。

老太太知道了我是被骗来的,当她相信了我以后,向我透露了一综石破天惊的秘密。


六、赴宴奇遇

老头担心我逃跑,整整一个半月,把我软禁在小楼里。好在除了李妈,那个气势汹汹的藏獒也接受了我这个新主人,我有了两个陪我的伙伴。

一天傍晚,老头兴致颇高,进门就抱着我,把两片肉嘟嘟的唇,整个套住我的嘴,一腔狐臭,几乎使我窒息。我厌恶的直想吐,但我表面装的像个可爱的小羔羊,我尽其所能的满足他,目的为了争取他的信任,为了我自己的解放,也为了一项使命的实施。

折腾了一阵过后,他说,他答应了我出去工作的要求,只要我跟他一心一意,不要打逃跑的主意,他一定会对起我。他还答应把这栋价值几千万的楼房及楼内的全部财产给我,还要送一辆小轿车给我。

他拉着我的手,让我上了停在门外的宝马小汽车,说今晚特为我设了饭局,要我跟公司管理层见见面。上车后他嘱咐我不该说的话不要多说。其实老头的嘱咐完全是多余的,一个正在做鬼的女人,谁会公布自己的秘密。

我跟着他走进了一座五星级宾馆,这是我人生第一次来到这样的场所。

当走进一间豪华房间时,在座的客人看到董事长来到,齐刷刷的全体起立。老头首先把我介绍给大家,然后把公司首脑一一介绍,当介绍到一个中年女士时,我顿时目瞪口呆:只见她丰韵秀彻,虽然徐娘半老,眉目仍如远岫秋水,游移中倾尽了春色,天生两片性唇,湿润着天然桃红,难怪老牛吃嫩草,如此姿色韵情,任是神仙也思凡。

不是因为这副相貌的娇娆使我震惊,而是这副相貌早在我十岁前的记忆里打下了难忘的烙印,我心里一阵冲动,一个伟大的称呼差点喊出口。我妈妈叫白云,她为什么也叫白云?或许是重名,最好真的是重名。我不想把罪恶跟我妈妈挂钩。

可是,她真真切切是董事长夫人,也就是说,董事长夫人真真切切就是我妈妈。那么,这副相貌再美也是假面具,在这幅漂亮的假面具后面,有张狰狞恐怖的真面孔。

至于老头后面说了些什么,我没听进去,只于朦胧中听到有人唏嘘:

“奥哟!何姑娘简直是仙女下凡哎,真俊呀。”还有人在窃窃私语:

“奇怪,你们看,怎么跟副董事长白云夫人长得一模一样啊。”

在大家七嘴八舌的议论中,我的思绪超越了时空,回到了八年前的那年。


七、回忆八年前

那年,中秋节前的那天,我刚过完十岁生日,妈妈丢下我和爸爸,一个人走了,再没有回来。记得妈妈离开我们时候,她三十五岁。

妈妈姓白名云,她不仅人长得白皙媚美,而且像一个舞台上的演员,她的眼睛会说话,啼笑无常,行为上变幻莫测。或许是她从事的交际工作,在瞬息万变的应对方略熏陶下养成的个性,正如她的名字,像白云一样飘忽不定。

据说妈妈是一个大公司的公关部主任。从我记事起,与妈妈在一块连续厮守五天的日子都很少。看到别的小朋友被爸爸妈妈宠着,爱着,一起唱歌,一起逛公园时,我幼小的心灵感觉委屈,便吵着闹着要妈妈。爸爸除了叹息,只能用拙劣的动作,模仿小动物的样子逗我笑。时间久了,妈妈的影子在我心中逐步淡化。

后来,经常听到爸爸和妈妈操架,不知道爸爸抓住了妈妈什么把柄,爸爸打了妈妈一耳光,只听妈妈说:

“好呀,你的胆子见长了,你敢打我!你个穷鬼,你个低能儿,不是我,你能过上这样的日子?”

“我呸!你这个不守妇道的贱货,还有脸标榜,我是个大男人,不是吃软饭的懦夫。我早知到你跟N市那个老色鬼勾勾搭搭,若不是因为孩子小,三年前我就把你赶出了家门。你别再演戏了,给我滚得远远地,不要再让我看到你。”

“好,太好了!就等这句话,大男人,你可别后悔,嘿嘿……”妈妈笑得那么恐怖。

爸妈吵架后的第三天晚上,在一家酒店里为我过十岁生日。那天我真的好高兴,我一口气吹灭了蜡烛,吃过蛋糕后,记得妈妈紧紧地抱了我一会,在我额上、脸蛋上狠狠地亲了几口,然后转身离去,头也不回一下,她驾着车,驶向了远方,驶进了黑暗……


八、女不认母

没错,面前这个白云夫人,就是与我分别了八年的妈妈。我多想有个妈妈,我多想喊一声妈妈。这八年,我喊过无数次妈妈,做了无数次见到妈妈的梦,每次都在梦里哭醒。妈妈,多么神圣的称呼,多么温暖的词汇。可是,面前这个女人,这个自私的女人,这个龌龊的女人,这个没人性的女人,她不是我妈妈,世上没有这样的妈妈,她给做妈妈的丢脸,我宁愿不要!

我的眼睛潮湿了,偷偷地转过身,从包里抽出纸巾擦了一下眼泪。我刚转过身,看到白云向大家故作姿态的干笑了笑,说:

“我想跟何小姐离开一会,大家先慢用,我俩去去就来。”

她说完,向我招了一下手,我不情愿的跟着她走出了宾馆,上了她的别克小汽车。

一会,来到一栋公寓前,白夫人前面领路,把我让进一间装修时尚的阔绰大客厅。她突然转身冲我喊了一声:

“静静――我的女儿,我是你妈妈呀!”

她突然地喊出我的乳名,我不由自主地“哦”了一声。她惊喜的有些发狂,把我揽在怀里紧紧地抱着,一边抽泣着,一边摸着我脖后那颗痦子。八年了,我没有享受过母爱,我一个人已经习惯了,我拼命推开她,不无温怒的说:

“白副董事长,你认错人了。”

“何静,你是我的女儿,我没有认错,我拿照片你看。”说着,拿来一张爸爸抱着我和她合照的全家福。面对爸爸照片,我羞愧难当,更恨面前这个女人。我的爸爸,世上最好的爸爸,一个优秀的男人,被两个无耻的女人伤透了心。我怔怔的看了照片一会,面无表情的向她说:

“这就是你的家吧。”

“哦,是的,以后也是你的家呀……”

“我有家,比你的家好多了,信不?”说完,我抬脚就往外走,她急忙跟了上来,边走边说:

“女儿,别急嘛,咱娘俩先聊一会呀。”

“我带路,请你到我家再聊吧。”我说着就下了楼。


九、巧遇人贩子

我和白夫人走出公寓。街灯照耀如同白昼,看到驶过来一辆大众2000轿车,车上下来了一个人,我一看,竟然是他,仇人相见,分外眼红。白夫人迎上去先开了口:

“令狐诱大哥,那阵风把你吹来了?”

“白夫人,董事长在家吗?我有急事找他。”没等她回话,我走上前接过了话头:

“有幸再次见到‘贵人’,最近又做了不少的‘慈善’事业吧?”

“是你!你怎么?你,你们是……”

“你又为董事长猎到美色了吗?是三奶还是四奶?骗来的还是捆绑来的?猎到一个,董事长给你多少报酬呀?”

“你、你怎么这么说话,我、我有事先走了。”令狐诱慌慌张张上了车,如丧家之犬,连跟白夫人打招呼都没顾得。白夫人惊奇的问我:

“你怎么认识他?他可不是个好鸟,专干拐卖女人儿童的勾当,被劳教三年,刑满释放出来不久,你可别被他忽悠啊!”

“我怎么会被他忽悠呢,笑话,呵呵……我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,放浪痴笑,笑我自己,笑面前这个女人,笑世界上那些腌臜卑鄙的货色,笑阳世间那些贼喊捉贼的鬼魅魍魉。直笑的白夫人莫名其妙的跟着我笑。


十、突遇故人受惊匪浅

笑够,我上了白夫人的车。

白夫人在我引领下,驶向了市郊,从公路右侧插斜里出现一条绿荫小道,小道的尽头是一幢古朴典雅的欧式别墅,看上去有些历史斑驳,或许那是罪恶的见证。最容易读懂得一瞥那就是,在经济社会里,它属于有钱人所有,在它的隐蔽处,遮盖着丑陋和龌龊。

我从布袋里掏出钥匙,开门进到院里。那条像小牛犊一样大的藏獒,的确很通人性,可能它嗅到白夫人与我有相同的血缘气息,走近前来,摇头晃脑的百般讨好。

进到室内,白夫人不经我介绍,转着圈的欣赏着室内布置,一间一间,一件一件的欣赏,很像一个古董鉴赏家。楼上楼下,满是红木家具,紫檀透雕,翡翠玛瑙,红绿宝石,金银器皿,珠宝妆件,应有尽有,直把个白云看的眼花缭乱,羡慕不已。等她看完,我瞅了她一眼,漠不经心的说了一句:“比你的家怎样?”她嘿嘿笑了两声,然后说:

“那怎么能相提并论呀,这栋别墅和宝贝,价值连城啊。祝贺我女儿有福气。你是……”

我制止她继续说下去,示意她先坐下,我为她沏了一杯上好的红茶。

刚刚坐定,李妈突然闯入,当她看到白云在坐,投过一束仇恨的目光,而后迅速离开。这时我发现,白夫人脸上改换了一幅十分恐惧的表情,她的举止和语言很不自然,她紧跟着问我:

“这个老人是谁?”

“雇来伺候我的保姆,是个聋哑人,怎么,你们认识吗?”

“哦!不、不认识,不认识。”她的表现很紧张,语无伦次。

为了冲淡眼前的局促气氛,白夫人主动找话题。她提的话题,是我意料中她一定要提的事。她问:

“你是怎么来到这里的?你爸他……”


十一、罪恶昭著

不等白夫人把话说完,我抢过说:

“白夫人,我爸的事你不要问,不要说,因为你没有资格谈论他。”接着我说:“我看这样吧,你的事,我的事,都由我来说,我说的不全面,你再作补充。估计,我说出的事情你一定很感兴趣。”

“我的事你怎么会知道?你究竟听到了什么?”白夫人有些紧张。

“别急,我慢慢道来,你坐稳了,那就先从你开始说,后说我的事。”


八年前,白云丢下老公和女儿,一个人跑来N市找到私通多年的老情人,就是现在的董事长。白云做了他的二奶。

白云是冲董事长的财产来的,她岂能甘心做个没名分的二奶?为了与董事长成为合法夫妻,她绞尽了脑汁。

终于机会来了,董事长夫人因旧病复发卧病在床。白云曾做过护士,利用看护病人之便,偷偷为她加倍注射杜冷丁,以致董事长夫人上瘾而窒息。

要想人不知,除非己莫为。不幸这事被家里一个细心人察觉,若不是白云善辩,若不是董事长对她宠爱到迷了心窍,听不进任何人的衷告,白云成不了董事长夫人,更不会至今逍遥法外。白云心知肚明,如果不设法让家里那个姓李的老太婆闭上嘴,早晚要露馅,于是在李妈喝的稀粥里下了哑药。李妈顺势病倒了,为了保命,为了为表妹雪冤,她将计就计成了聋哑人。后来,白云看着家里那个聋哑老太婆不顺眼,反复撺掇董事长把李妈赶出家门。

说到这里,白夫人沉不住气了,气急败坏的喊了一句:

“何静,你胡说八道什么!你在哪里听来的谣言?你可是我女儿呀!”

“是的,正因为今晚在宴席上意外遇到你,因为我身上流着你的血液,所以我不得不改变原来的行动计划,借你叫我出来之际,向你印证一下,免得冤枉了你,不然,没必要浪费这些唇舌。”

“那你说,我倒要听听你都听说了些什么。”我嘲讽的回敬了她一句:

“这就对了嘛,不做亏心事,不怕鬼叫门。”接下来,我说出了她的另一罪恶阴谋。


白云如愿做了董事长夫人,并爬上副董事长的宝座,但她并不满足,这样一个水性杨花的女人,怎么会甘心与一个大她二十多岁的老头子陪伴终生呢?除了经常给老头戴绿帽子外,还勾引了一个比她小八岁的英俊小伙子。她不但想得到老头的万贯家资,还想尽快达到与那个青年人结成伉俪之目的。因此,她使尽****解数,诱惑老头好色成癖,并到处托人为老头搜集猛剂量的壮阳药,诱春(河蟹)药,意在掏空老头春色,让他自然枯死。

白夫人把老头挑逗的欲火鼎盛,一个白云,怎么解得了渴?何况老东西本来就长了一副喜新厌旧的花花肠子。于是,花重金托人诱骗漂亮少女。


我在校被骗****,爸爸很生气,说我跟你一样,都不是好女人。后来,我错误的选择了离家出走。

正赶上我在走投无路的关节上,遇上那个人贩子令狐诱,他用为我安排工作的谎言,把我拐骗进这栋秘密住所,逼我走上一条没有阳光的偷生路。我后悔死了,不该离开爸爸。

原计划瞅机会逃走。

当我知道了老头的原配屈死的秘密后,除了受人之托,正义感迫使我,为夫人也为自己报仇!戳穿那个新任董事长夫人的罪恶阴谋,连同那个老色鬼,人贩子一并绳之以法。在人证物证面前,我想看看,钱的威力大?还是法律的威力大?

做梦也没想到,我今晚看到的董事长新任夫人,竟然是我生母。母女俩一明一暗,一正一偏,与同一个老色鬼上床。这是人能做的事吗?这是人走的路吗?这是一条什么路呀?说到这,我忍无可忍的质问她:

“你让我叫你妈妈好,还是叫你大姐好,你说!你说呀!”


十二、尾声

当我气愤地质问她时,发现她像根木头。刚才在酒席桌上春风得意的形象不见了;八年前毅然决然离开我和爸爸的英豪气概不见了;回眸一笑百媚生的娇娆风姿不见了。眼下的白夫人是:目光呆呆,似睡非睡,面如土色,毫无表情。

是悔悟?是绝望?

人生之路,真的好难。

难道她走的是一条不归路?

她突然站了起来,歇斯底里狂嚎一声:绝路呀,我悔不该当初!

她时而抽泣,时而大笑,不住的念叨着:报应啊,报应……

她狂奔而去,冲向了黑暗,冲向了悬崖……



还可输入300
  • 发表评论
    • 作品编号:22360
    • 作品类别:短篇 -> 小说
    • 发表时间:2011/2/21 21:28:09
    • 总点击数:15591
    • 日点击数:1
    • 收藏数(0)
    • 评论数(0)
    • 分享到:

    作者简介

    作者笔名:神州缘
    这家伙很懒,什么也没留下...

    编辑推荐作品

    小说最新作品

    小说月点击排行

    图书信息 | 关于我们 | 设为主页 | 收藏本站 | 广告合作 | 联系我们 | 友情链接 | Map | 帮 助
    本站所收录作品、社区话题、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,与本站立场无关。
    本站所有的作品,图书,资料大多来源于网络,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,请与本站联系,本站将立刻删除(申请撤文)。
    Copyright © 2014 BookNest.Net All Rights Reserved
    版权所有 Www.BookNest.net 书巢中文网 粤ICP备11004718号-4